船和國會議員和保險的故事(一)

大 家 知 道 《 秋 天 的 童 話 》 中 周 潤 發 飾 演 的 男 主 角 點 解 叫 船 頭 尺 呢 ? 船 頭 尺 用 來 量 度 船 的 吃 水 深 度 , 即 是 度 水 ( 「 度 水 」 在 廣 東 話 中 亦 解 作 借 錢 咁 解 ) 。 因 為 佢 成 日 莫 財 , 周 圍 問 人 度 水 , 所 以 俾 人 叫 做 船 頭 尺 囉 。

其 實 , 在 船 身 上 還 有 一 條 用 黎 度 水 的 線 , 救 了 很 多 人 的 性 命 , 那 就 是 普 利 姆 索 爾 線 (Plimsoll Line)了 。 到 底 什 麼 是 Plimsoll line, 它 又 如 何 救 了 很 多 人 的 性 命 呢 ? 就 讓 我 講 一 個 真 實 的 故 事 給 大 家 聽 吧 !

1853年 在 英 國 的 一 個 貧 民 宿 舍 內 住 了 一 位 生 意 失 敗 窮 困 潦 倒 的 煤 碳 商 人 。 這 位 商 人 是 一 個 消 費 稅 收 集 官 之 子 , 當 了 十 年 的 酒 廠 文 員 , 原 本 可 以 安 定 地 生 活 , 可 是 他 卻 去 搞 他 的 煤 碳 生 意 , 弄 至 破 產 收 場 , 每 星 期 只 有 七 先 令 二 便 士 過 活 。

住 在 貧 民 宿 舍 內 , 這 位 商 人 目 睹 了 當 時 英 國 窮 人 生 活 的 苦 況 。 在 十 九 世 紀 中 期 , 每 五 名 水 手 就 有 一 名 死 於 海 上 。 1861年 至 1870年 的 十 年 間 就 有 5,826隻 船 在 英 國 的 海 岸 沉 沒 , 導 致 8,105人 喪 生 , 船 員 的 死 亡 也 遺 下 了 一 班 不 幸 的 孤 兒 寡 婦 , 無 依 無 靠 。

後 來 這 位 失 敗 的 商 人 成 為 了 國 會 議 員 , 他 同 情 海 員 及 家 屬 的 遭 遇 , 要 為 他 們 做 一 些 事 。 當 時 英 國 政 府 都 在 關 注 海 難 頻 繁 的 問 題 , 但 始 終 未 能 對 症 下 藥 , 不 敢 直 接 干 預 船 東 的 運 作 。 這 位 國 會 議 員 認 為 海 難 頻 繁 的 原 因 是 超 載 的 問 題 。 在 無 風 無 浪 的 日 子 下 , 仍 然 有 不 少 船 隻 失 事 , 實 在 可 疑 。 這 是 因 為 貪 婪 的 船 東 為 了 牟 取 暴 利 , 漠 視 船 員 的 安 危 , 超 載 貨 物 , 令 意 外 頻 生 。 他 撰 寫 了 一 本 書 《 our seamen》 揭 示 了 這 些 問 題 , 震 驚 公 眾 。 他 又 爭 取 立 法 , 規 定 每 一 艘 船 都 在 船 身 上 漆 上 一 個 記 號 , 如 果 船 隻 超 載 , 記 號 就 會 浸 沒 水 裏 , 那 麼 , 所 有 人 一 眼 就 可 以 看 出 船 有 沒 有 超 載 了 , 由 此 減 少 海 難 的 發 生 。

這 是 一 個 簡 單 的 好 辦 法 , 但 卻 惹 來 既 得 利 益 集 團 的 反 對 。 經 過 了 六 年 的 爭 取 , 被 堆 積 如 山 的 官 司 纏 擾 , 甚 至 被 質 疑 精 神 有 問 題 …..在 1876年 , 這 條 保 護 海 員 的 法 例 , 1876 Merchant Shipping Act, 終 於 獲 得 通 過 。 這 位 海 員 的 朋 友 , 國 會 議 員 名 叫 Samuel Plimsoll, 而 漆 在 船 上 的 那 一 個 記 號 就 被 稱 為 Plimsoll Line 了 。

那 麼 , 這 個 故 事 和 保 險 有 什 麼 關 係 呢 ? 不 是 又 要 說 買 人 壽 保 險 可 以 保 障 自 己 的 家 人 ……非 也 , 我 藉 著 這 個 故 事 要 同 大 家 介 紹 的 是 保 險 的 另 一 個 概 念 。 不 過 , 篇 幅 有 限 , 留 待 下 回 分 解 。

各 位 帆 友 , 下 次 出 海 不 妨 留 意 貨 輪 船 身 上 這 個 記 號 , 並 對 這 位 海 員 的 朋 友 致 敬 !

Plimsoll Line

一 個 船 和 國 會 議 員 和 保 險 的 故 事 ( 二 )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